top of page

会众唱诗:音乐风格会淡化常规的蒙恩之道吗?

作为有点创意的音乐家,清晰的写作对我一直是种挑战。我脑子里有了一个观点,感觉很清晰而且令人信服——可一到我写下来就不是那样了。我用来表达我观点的词语有时会淡化我的观点。我总是喧宾夺主。我自以为正在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比如使用双关语,但结果却把水给搅浑了。我必须在写作风格上下工夫,好使我的要点突出分明,而不是淡化它们。


教会敬拜赞美中的音乐风格也可以这样。这种风格是清晰化还是淡化了敬拜中的要点,即会众唱诗呢?教会的唱诗是一种恩典途径,因为一个有圣灵居住其中的会众靠着恩典聚在一起,能够在敬拜神的时候劝勉人的信心。整个教会用基督丰丰富富的道彼此对说。


所以问题来了:你们的音乐风格能否表明这是敬拜中最重要的部分呢?还是说,教会唱诗这个重点因风格的喧宾夺主而迷失了?


我想提出一个简单的观点:我们的敬拜风格越清楚地把重点放在会众的唱诗上面,我们就越不会淡化这种蒙恩之道。要实现这个理念,我们要把会众唱诗视为一种蒙恩之道。接下来我要给敬拜风格下个定义,然后通过应用我们所学到的东西来进行总结。


令人叹服的蒙恩之道


会众唱诗是一群蒙恩得救的百姓一同发出的声音。神先以恩典拯救祂的百姓,然后他们就歌唱(出 15;徒 2;启 15)。他们因被拯救脱离了世界,就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也不再效法这个世界。


在新约中,圣灵带领我们走向敬虔的一种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借着教会唱诗(弗 5:18-19)。我们如何知道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我们心里呢?是借着教会唱诗(西 3:16)。当有圣灵内住的基督百姓彼此劝勉和激励时,基督的道就会产生回响。


这是多么令人叹服的蒙恩之道啊!一间唱诗的教会难以被忽视。它既是可闻的又是可见的;既是有形的又是神秘的;既是个人的又是集体的;既是理性的又是情感的。


如果圣灵想要通过教会的歌唱之声使我们在恩典中成长,那么我们就应该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作为我们教会的音乐带领,我希望人们在离开我们聚会时,都已经从神的百姓口中听到了神的道。我们怎样做到这一点呢?这就带我们来到了风格的问题。


风格——是清晰化还是淡化?


风格可以清晰化或淡化会众唱诗。如果说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会众唱诗,那么风格就是我们做它的方式。它是教会音乐所采取的形式,通过像流派、乐器以及灯光和音响的使用表现出来。我们一定要记住:不同的风格都能带来自由和快乐!毕竟,圣经没有规定使用某种特定的风格,但规定了一个特定的目标——会众唱诗。


所以,我们必须问几个后续问题:我们的风格是否明确地将会众唱诗作为最重要的部分?还是说,它把水给搅浑了?我们能听见教会的歌声吗?旋律好唱吗?就像传道人磨练自己的技巧,好清晰地讲明神的道一样,我们也想要磨练我们的技巧,通过唱诗把神的道表明出来。风格的狡猾之处在于,它本身就可以成为目的。当风格成为内容而不是方式时,会众唱诗的丰富就被淡化了。


我仍然在学习如何做得更好。我从十二岁起就一直参加敬拜团。我领唱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从小教会到大教会,从营火会到滑板公园到拥挤的体育场,从大音响、强照明的舞台到几乎没有扩音设备、也没有额外灯光的舞台,从古典圣诗到现代歌曲——我为我已经有的各种经历而感恩。在每一步,我都真心希望看到神的百姓全心全意地敬拜他。但这些经历,加上神耐心的引导,让我相信风格比我们想象的更重要。


我可以对此做很多应用,但我将要把重点放在三件事情上面——流派、音响和灯光、以及创造力。


音乐流派


虽然我们各个教会是多元化的,但我们的教会音乐通常却不是这样。我们应该因唱不同种类的音乐而欢喜,因为神正在拯救不同的人!换言之,不要只唱新歌;也不要只唱老歌;不要只唱来自你的民族传统的歌;也不要只唱你作为音乐带领喜欢唱的歌。有的歌在神学上很丰富,你可能不甚喜欢,但也要唱,因为你知道别人会喜欢它。要唱那些在过去的时代建造过教会的诗歌。


这使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个人表达以外,并迫使我们以荣耀神和激励其他成员的方式歌唱。我们被迫去注意,神的道正在如何丰丰富富地存在于我们教会成员们的心中,以及神的道如何丰丰富富地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教会中,这应该让我们想要更加高举基督!


简而言之,我们的风格应该尊荣神已经拯救并继续在拯救的百姓的多样性。


音响和灯光


我们的音响和灯光会让教会成员觉得他们应该体验的是什么?过去,我用“敬拜体验”这个短语来谈论教会聚会。我后来意识到这个短语不是很有帮助,因为它可能会无意中传达出这样一种观念,即,集体敬拜的目的是获得某种主观的情感体验。事情不是这样的。


不过还是可以说,我们的歌唱应该涵盖人类体验的整个范围。想想以色列的赞美诗集《诗篇》。


我们集体敬拜中的目的是会众唱诗,而音响和灯光要么会淡化这一点,要么可以清晰化这一点,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使其成为主要体验——而不是舞台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如果说,当会众上方灯光较暗且舞台上的声音很大时,会众唱诗就不可能发生,那就过于简单化了。


但我们应该诚实对待我们使用这些工具的方式——它们强调的是少数人的体验还是整个会众的体验?我们应该把音量调得足够低,好让会众的声音成为主力。我们应该推高调光器,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看到会众,从而也将我们的体验聚焦在整个教会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这件事情上面。


创造力


我把所有焦点都集中在会众身上,是否是在暗示,音乐创造力和音乐之美并不重要呢?决不是的!我认为,要使音乐演奏能清晰化而不是淡化会众唱诗,需要创造力。创造力塑造风格。因此,就像风格一样,创造力不是我们做的事,而是我们做事的方式。尤其,我会主张一种具有教牧敏感性、基于圣经的创造力。


哪个教会不愿意因好的音乐而广为人知呢?但由圣灵所感动和引导的创造力,所问的不仅仅是“音乐听起来怎么样?”它所问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整个教会的唱诗服务吗?”这并不会削弱创造力;它旨在实现一个目标。


创造力一旦成熟,便不再追求自我表现,而是谦卑地服事所有人。这种转变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这里有几个例子:


  • 创造力重视音乐的简单性,不会压过会众的声音;它装饰会众的声音,起到向前推进的作用。

  • 创造力塑造我们的本能,使我们知道何时强调喜乐,何时转向哀伤。

  • 创造力使用的“加花”不仅是酷炫的重复段,而且还可以作用会众唱诗的提示。

  • 创造力教导乐手经常在停顿中找到乐趣,好让会众可以听到自己的歌声。

  • 创造力甚至教导音响师进行混音,好使会众成为主要声部。


结论


上周日是我领唱,当时我很累。之前一周的负担非常重,这种沉重笼罩着我。但当我听到我们教会唱《稳固根基》(How Firm a Foundation)和《基督属我到永远》(Christ Is Mine Forevermore)时,这种沉重感很快就消失了。当他们的唱词漫过我时,我想起了神对他百姓坚定不移、不可摇动的爱。我需要受到激励,在耶稣的恩典中成长。你知道吗?当我的整个教会向着我唱诗章、颂词、灵歌之时,……事情真的就这样发生了。


这是多么慈爱的恩典途径啊。让我们竭尽所能,来让我们的风格使这种蒙恩之道清晰化,而不是淡化。




译/校:无声宏扬。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Congregational Singing: Can Musical Style Dilute This Ordinary Means of Grace?

Related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