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反音乐论

我认为,在未来十年内,整个福音派世界应该暂停使用任何形式的器乐,在崇拜仪式中只清唱诗篇。【注】


自从成为地方教会的长老以来,我一直很惊讶,许多基督徒是多么依赖某种风格的音乐,或者达到了某种熟练水平的音乐。例如,你有多少次听到有人说:“我就是不能在那个教会中敬拜”?或者 “我只是觉得在那里没法与神交通”?


当然,背后可能有很多隐情,但我认为,很多时候,如果你深究这些声明,会发现其背后的原因与 “我不喜欢那里的音乐”相差无几。人们不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主要是怕那样会显得很傻。但我认为这就是人们说 “我不能在那里做礼拜”时的真实意思。现实情况是,一架普通钢琴不能像一个完整的电子乐队那样激发他们的情感。他们得不到那种 “超然的感觉”,所以才感到灰心,最后说他们 “不能敬拜了”。


我在想,我们在过去几年看到的 “卓越的敬拜赞美音乐”现象,尽管好处有目共睹,是否也对年轻基督徒产生了一些不太理想的影响。我想知道它是否造就了一代实质上的神秘主义者,他们通过情感体验而不是救赎的客观现实来衡量他们与神的关系。


我在读大二和大三的时候,参加了几次在德克萨斯州举行的献身特会(Passion Conference)。那些特会对我来说是塑造性格的伟大经历。约翰·派博关于《罗马书》第三章的一次震撼心灵的讲道“归正”了我,从那时起,我的人生轨迹就以某种方式被设定了。特会上的音乐更是无与伦比,在各方面都精彩。我们大声歌唱,高举双手,闭上眼睛,有时眼含热泪,我相信自己通过这一切敬拜上帝。


但是后来我回到了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New Haven, Connecticut)。赞美乐队不在了,也没有一群和我一起分享那段经历的人,教堂里有一架钢琴和三十个人在唱以撒·华滋(Isaac Watts)的赞美诗。这迫使我学习如何用真理和话语激起敬拜的火焰,而不仅仅是靠出色的音乐。我学会了如何在情感上被赞美诗的优秀文字所影响,无论它们是否得到“出色”地弹唱。


不过,现在有整整一代年轻人,他们的情感不受文字的影响,只有当这些文字伴随着美妙的节奏、娴熟的乐器演奏,以及通常伴随着基督教“赞美和崇拜”的明显情绪时,他们的激情之火才会被点燃。其结果是,你会看到年轻人带着消费者心态,仿佛逛街一样逛教会,而他们“血拼”的主要标准之一是看 “敬拜”哪家强,这里多数时候是指 “音乐”哪家强。在你的教会,有年轻基督徒会感到灰心,因为尽管每个主日都坐着聆听台上信实的讲道,但他们说,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与上帝亲近”了。也许那里确实发生了一些重要的状况。但是,我有理由相信,他们只是在参加过上次的特会之后,好久没有享受过内啡肽的分泌了。


我真的很担心,担心我们制造了一代贫血的基督徒,他们在属灵上依赖优秀的音乐,他们的属灵幸福感基于“与神亲近”的感觉,他们与神亲近的感觉基于他们 的“敬拜”,而敬拜取决于一大群人能不能唱出美妙的音乐。


同样糟糕的是,想想有多少教会的争吵和分裂是源于对音乐的分歧。人们离开教会是因为他们不喜欢那里的音乐。对耶稣的信仰完全相同的基督徒,在相距不远的不同建筑中分别敬拜,因为他们不能容忍彼此的音乐风格。教会分裂是因为一个派别想要“现代”诗歌,另一个派别想要“传统”诗歌。问题不在于歌词,而在于歌词如何唱,用什么乐器伴唱。这件事甚至有了专门的术语——“敬拜之战”,如果稍微诚实地翻译一下,其实就是“音乐之战”。


我想,底线是,每个基督徒都诚实地反省一下,什么使他感到“与神亲近”,这这将大有裨益。仅仅通过阅读“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这句话,你能感觉到与神亲近吗?你能在一个除了音乐之外各方面都很好的教会里发挥作用吗?如果不能,你可能需要考虑一下,你的属灵生活是否依赖于一些不应该依赖的东西。


【注】当然,我这篇文章的标题和对停止使用器乐的呼吁是开玩笑的。《圣经》告诉我们要唱歌。上帝给了我们音乐,正是因为它能影响我们的心灵和情感,这是件好事。但是每件好事都可能而且会被有罪的人类误用。我的感觉是,“优秀的音乐 ”已经成为某种偶像。不,我们不崇拜它。但是很多人需要它来崇拜,而这可能同样糟糕。音乐是我们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永远依赖它。但在我看来,有充分的耳闻和证据表明,对许多基督徒来说,这种依赖已经变得不健康了。



本文转载自中文九标志网站。本文原始链接:https://cn.9marks.org/article/against-music


译:PSJ;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Against Music.

5 views0 comments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