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以实玛利综合症&约哈难综合症(耶利米书40-42章)

虽然耶路撒冷已经陷落,犹大国已经彻底沦为巴比伦的一个下属行政区,但是发生在犹大土地上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却尚未中止。可怕的战争和国家的灭亡没有能够唤醒这群犹大百姓心中对于上帝的敬畏和信靠,也没有能够激发他们的悔改。相反的,所有这些事情更加加剧了他们生命中罪的彰显。恐惧,愤怒,仇恨交织在一起。


《耶利米书》40-42章的剧情堪比《权力的游戏》,其中充满了叛乱与仇恨,骄傲与恐惧,特别是在一场宴会中所发生的出人意料的屠杀。经文使我们看见,原来人心可以如此之坏。40章一开始,经文继续上一章的内容,耶利米蒙受巴比伦军护卫长的恩待,把他从被掳之人中释放。巴比伦人惧怕耶利米,因为他奉上帝之名所发的预言都一一应验。因此与其说是释放,不如说是送走了耶利米。与此同时,犹大已经沦为巴比伦的一个省,巴比伦王设立基大利作为犹大地的省长,管理一切没有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大人。耶利米此时选择了回到基大利那里,虽然这群留下的犹大人,按照《耶利米书》24章的形容,是“极坏的无花果”,但耶利米仍然爱他们,回到他们当中服侍他们。另外,在被掳的以色列民中,以西结于主前597年被掳到巴比伦,但以理于主前605年被掳到巴比伦,他们都在被掳之地服侍以色列民。


基大利是一位忠心的省长,他一直按照耶利米的教导来治理犹大地:服侍巴比伦人,并在犹大安然居住。此时的犹大虽然亡国,但如果他们安心生活,全心全意归向耶和华,等候上帝的救恩(29:4-14),上帝应许他们,他们还有指望。然而这时,一位自以为爱国的叛徒出现了,他名叫以实玛利。犹大百姓一向以“上帝的子民”自称,他们将这种属天的自豪与优越感和属地的民族身份紧紧的捆绑在一起,以身为一个自由的以色列人而感到自豪。如今,犹大向巴比伦投降,有一群犹大百姓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仅如此,以实玛利是大卫子孙以利沙玛的后代。按理来说,即使西底家被掳,犹大地的管辖权应该仍然落在大卫家中。这或许是以实玛利谋权篡位的第二个原因。世俗且空洞的“民族自豪感”与个人的嫉妒和贪婪交织在一起,以实玛利四处寻找其他第三势力,最终他和亚扪人走到了一起。在亚扪王的授意下,以实玛利暗中召集人马。他们假装友好的接近基大利,并且与他一起吃饭,然后在宴会、席上突然发难,不仅杀死了基大利,而且杀死了宴席上全部宾客。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头,接着,以实玛利杀死了七十个前去耶和华殿的犹大人,留下十个,为要找到他们藏食物的地方。以实玛利的行为绑架犹大省,去投奔亚扪人。在经历了亡国的厄运之后,血腥的屠杀仍然笼罩着犹大地。


这时候,约哈难出现了,他展现了非凡的勇气,拯救了全体百姓脱离以实玛利之手,然后成为了犹大地的新领袖。本以为终于可以拨云见日,然而以拯救者身份出现的约哈难却没能真正拯救犹大人。他们去询问耶利米接下来应该如何行(42:1-6),耶利米求问上帝,耶和华上帝让他们等候十天来省察内心,然后赐给他们一个回答。这个回答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一个应许,上帝应许他们,如果他们留在犹大地,上帝就会建立他们,栽植他们。(42:7-12)第二部分是一个警告,上帝警告他们不要试图逃往第三国,去投奔别国的势力。第三部分是一个揭露,上帝借着耶利米来揭露约哈难一个的阴谋。他公开宣告说,他们虽然表面上是来谦卑寻求上帝的教导,但其实心中已经定意要出逃犹大地,前往埃及。其实上帝已经知道巴比伦王会进攻埃及,惩罚那地。这事最终发生在主前568年,也就是耶路撒冷陷落18年之后。


今天的灵修我们要来思考两种病症。第一种是“以实玛利综合症”,这种“综合症”的表现是那种在心中将属地的族群认同无限高举,远超过属天的族群认同。世俗政治常常迷惑我们,使我们为了“我究竟是某国人”的族群理念而活,用各样相关的文化概念捆绑我们,定义我们。似乎如果我们在“我究竟是哪一国人”的问题上不够严谨,就是背祖忘宗,又或是将爱国与道德联系在一起,似乎只要稍有不慎,就是在犯罪。“以实玛利综合症”体现出一个狂妄的爱国者所能做出的一切事情,这种疯狂可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甚至随意杀人。事实上,对于以色列民而言,也同样对于今天的基督徒而言,我们真正的族群认同,在于我们是天国的子民,那才是我们终极的民族身份。第二种是“约哈难综合症”,这种“综合症”的表现是,一个人往往心中已经有了自己依靠血气所做的决定,却要假装虔诚地来询问先知。在今天的处境中,这可能表现为去询问一些“属灵领袖”,然后期待得到一个与他们内心契合的答案,好让他们可以假借上帝之名,去安心做他们心中想做的事。如果没有找到这个“称心的”答案,他们不会选择顺服,而是会选择换一个人继续询问。和“以实玛利综合症”比起来,“约哈难综合症”更为普遍,他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本质是我们的血气和人意,与上帝神圣旨意之间的交战。

反思与祷告


1. 地上“族群认同”的身份是否曾经在你的心中无限高举,甚至超过了天国子民的身份?在教会中,特别是对于那些多民族的教会而言,这种“以实玛利综合症”会在哪些方面表现出来?事实上,这无处不在,我常听见一些教会争论所用的文字字体,争论所使用的语言,甚至因为口音问题和彼此排斥,所有这些其实都是“以实玛利综合症”的表现。在一些独裁地区,则是会出现对于教会权柄的争论。“以实玛利综合症”的信徒常常将上帝的百姓绑架于某一个看似强大的属地政权之下,但其实背后的本质,是人心的恐惧,软弱和贪婪。求主帮助我们,在这方面有更多省察。

2. “约哈难综合症”是否存在于你的生命中呢?你觉得违背自己内心的情欲而顺服上帝旨意,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亲爱的天父,求你怜悯我们,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聪明来做各样决定。我们伪装自己心中的顽固,假装来寻求你,但其实我们的心仍然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依从你的引导而活。主啊,求你使我单单以你的国度为念,也单单顺服你的带领。求你拯救我的心,使我借着基督的福音而进入那真正的自由中,使我不断认识我属天的身份,以至于各样属地的身份不会成为我的夸耀;求你使我不断效法基督,跟随祂的脚纵,以至于世上各样的引诱不能偏离我的心。如此仰望祷告是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4 views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